美国科学家首次报道发现人体“新器官”证明中医经络的存在_

访山东大学“经络淋巴新学说创始人与开拓者”刘执玉教授


    中医药是我国独有的传统医学,经过几千年的医学实践证明,中医药学不仅在历史上为中华民族的繁衍昌盛做出了重大贡献,而且在现代医学和生命科学高度发展的今天,在人类生育、健康、衰老、疾病、死亡等生命现象全过程的科学认知方面,尤其是在提高人类生活质量、延长人类生存寿命,防治慢性病和老年病,对目前现代医学病因不清、疗效不佳的各种疑难杂症及高死亡疾病,都显示出了中医药独特疗效和显著优势。 它借用阴阳、五行学说来说明人体组织结构与功能的关系;用金、木、水、火、土分别对应肺、肝、肾、心、脾等人体五脏,认为人体是一个以心为主宰、以五脏为中心的统一体,它们通过经络相互连结在一起,通过相生相克而相互调节,维持整体水平的协调和平衡。中国的历史巨著《黄帝内经*灵枢》早在近3000年前就说:,“夫十二经脉者,内属于脏腑,外络于枝节”。就是说,人体的五脏六腑、四肢百骸、皮肉筋骨等组织器官,是依靠着经络系统的联络沟通,从而能保持脏腑内外机体平衡。

    而在2018年美国科学家首次在《Scientific Reports》杂志刊登论文,宣布美国科学家发现了人体内一个”未知”的“新器官”,一个充满流体的“间质组织”。接下来几乎美国主流媒体均发布了这个重要的“新发现”,说这个器官多年来一直被科学家忽略,它将成为人体中面积最大的一个器官,并且能够显著地提高现有医学对癌症以及其他诸多疾病的认知。其实,美国外媒宣称科学家发现的这个新器官,就是中医讲的人体“经络”。应该说这也是国外媒体首次公开报道中国经络系统的存在,虽然是以”新器官”新名词代替,这对我国中医药走向世界将会有巨大的推动作用。而山东大学的刘执玉教授更是开辟了经络淋巴新概念理论学说。


      开创经络系统的新概念 开启近代医学界新的里程碑

刘执玉教授,山东大学齐鲁医学院主任医师、曾长期任关键岗位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央老干部健康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央老干部健康保健医师,首届国医名师,国医网顾问委员会主任委员,全国中医罐疗与自然疗法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国际淋巴学会会员,第21届国际淋巴学会组委会副主席,第九届《中国科学家论坛》理事,第十届《中国科学家论坛》副理事长,《中国临床解剖学杂志》编委,《解剖科学进展》杂志编委,《Frontiers of Medicine in China 》编委,《US Chinese Journal of Lymphology and Oncology》总编辑,山东省专业技术拔尖人才,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刘执玉教授经过几十年对《黄帝内经》的经络,结合西医淋巴学的研究,揭示了经络的实质,提出经洛是“淋巴管前组织通道系统,通道内有组织液流动”,并揭示从生物学发生的角度“经络与淋巴属于前后发生的姊妹系统”,淋巴系统的毛细淋巴管就插入经络组织之中,在电镜下观察毛细淋巴管与经络组织通过“开放、交达重叠、叉状、端对端、紧密或复杂等多种形式相通连”,也就是说经络通道与淋巴管是紧密相连的,经络液经过毛细淋巴管可以进入淋巴管。简单地说,经络就是淋巴管前组织通道系统,早在1996刘执玉编著的《淋巴学》有关组织通道的概念中说“间质组织中存在着相互通联、形状极不规则的狭窄腔隙,称为组织通道”。继而说,“这些无内皮的通道遍及全身”。

    刘执玉教授从医50年余年,从事中西医结合、淋巴学、解剖学、分子生物学、免疫学、中医药学及淋巴病、病毒性肝炎、肿瘤、糖尿病等疑难病症科研及教学等。是山东大学《人体解剖学与组织胚胎学》国家级重点学科解剖学学术带头人。他研究、总结提出经络系统的新概念学说:“经络是淋巴管前组织通道系统(Tissue channel system of prelymphatic vessels)”,经络通道分为有壁和无壁的两种,通道中有经络液运行;并根据经络系统、淋巴系统的种系发生和个体发生研究指出,经络系统与淋巴系统为前后发生的姊妹系统,他给予经络淋巴系统的新概念定义为“经络淋巴系统是人体的自救系统,具有“免疫、清洁、修复”三大功能的新定义。创造性的将3千多年来中国祖先发明的经络学说与西医的淋巴学结合在一起,称为“经络淋巴系统”,也是人体的第一大生理系统。对中医的经络学说用西医理论做了较为详细地报道论述,并获得了国内外医学界的公认。多年来的研究结果表明:刘执玉教授不但揭密了什么是经络系统,并解决了淋巴系统的新定义和功能等问题。这是困扰几千年的中医问题和数百年的西医学上的两个重大问题得以解决,也就随之解决了许多疾病的发病机理以及人体组织内经络与淋巴回流障碍有关键问题。刘执玉教授说,这种障碍一般发生于人体受到反复的感染和损伤,长期紧张疲劳,水源、空气、食物等环境污染、衰老等情况下,大量的致病因子和死亡细胞逐渐堆积,堵塞经洛-淋巴管通道,使组织器官长期受损,甚至发生恶变。

   人体各部位的组织器官都可能发生这种情况,表现为相应组织器官的各种急、慢性“瘀滞、浊毒”疾病。他作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如果把人体比作一个城市,人体组织器官是城市的必需设施,细胞是生活在城市中的“居民”,经络-淋巴系统好像是城市中缓缓流动、不断运行的垃圾处理、维修、救护、安全防御系统。由于反复出现的外因或内因(感染、损伤、疲劳、紧张和衰老等等),城市中某个地区的垃圾(致病因子、代谢产物、死亡细胞等)不断地大量增加,超出系统正常清理能力并堵塞运送通道,垃圾便在该处越积越多,造成居民(细胞)患病,城市设施(组织器官)功能失调甚至瘫痪,防御系统功能减退,以致失灵。

    对此,目前常见的西医治疗方法是对整个城市进行反复消毒(使用抗生素等);对该地区限电限水以减轻淤积(使用各种抑制剂、阻断剂、血管收缩剂等);切断报警信号(使用止痛剂、神经切断等手段);或将整个地区手术铲除。西方医学的研究重点则是仔细分析各种垃圾及其衍生物的分子结构、化学性质、致病机理,并寻找用化学手段分解垃圾和防止垃圾产生的方法,修复、移植或克隆故障设施,引进“新移民”(器官移植、干细胞移植等)。然而,西方医学从整体上忽视了人体这座城市内存在一套自备的垃圾处理、维修救护和疾病防御系统,不清楚其运行动力,也没有考虑到通过加强系统输送动力,疏通管道,排除垃圾,改善居民(细胞)生存环境,从根本上解决其健康问题。

    刘执玉教授在世界上首次提出通过增强经络-淋巴系统的效能与效率治疗疾病的理念,并找到了实施该理念的有效方法和手段。这些发现的应用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实际应用意义,国际传统医学研究院常务理事美国自然医学博士Tom W. 在第49届国际传统医学研讨会上对经络-淋巴系统的新概念理论给予高度评价:“……刘执玉教授对经络新概念创新性理论的发现具有划时代的里程稗意义”。国际淋巴学会前主席史密斯教授曾给予了刘执玉教授的淋巴研究5个首次报道论述的高度评价,引起世界淋巴学界的瞩目。

     经络淋巴系统对人体的重要免疫、清洁、修复功能,对人体的健康、疾病预防治疗等具有重大意义!

   在此基础上,他将当代化学、物理学、微电子学理论引入到中医的经络、现代医学的淋巴医学领域的研究中,提出了全新的“经络-淋巴学说”。并发明了“YR-99电子负压通络仪”,并获得了欧盟的CE认证的医疗器械证书。即通过本仪器刺激口腔的经络、淋巴关键部位,激活了人体经络-淋巴-血液微循环系统,形成体腔内腔隙压力梯度的变化,进而能提高经络-淋巴-血液循环动力,加强体内代谢物质排泄,提高血氧浓度,增强机体免疫,促进损伤细胞与组织的修复。这是世界上首次提出通过增强经络-淋巴系统的效能与效率治疗疾病的新理念,从根本上找到了实施该理念的有效方法和手段。利用这种方法解决了现代医学上的一个重大问题,加强了这些管道系统的回流动力,大大提高了人体自身的免疫功能和康复效率,为人体许多疾病的预防和治疗,提供了有效的手段,解决了人体自救的原理和方法,经临床研究与试验表明绝大多数疾病(85%)可通过经络与淋巴自救系统调节,不用药物治疗而愈,如效果最明显,临床最难于获得明显治疗效果的“头痛、失眠、打鼾”常见病症,效果极其明显。鉴于这些理论及临床治疗方法的发现,我们认为几千年来中国的祖先发明的经络系统,经过中国科学家的代代想传的不断探索与研究,许多悬而未决的问题也逐渐解决,特别是对经络系统的实质认识上的一些谜团,如经络的定义、功能,经络穴位的定义与功能,经络的中药临床应用价值,以及实际应用等重要问题都已在逐渐解决。

    刘执玉教授说,《黄帝内经》作为中国国学文化和中医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历朝历代都不乏有识之士潜心研究。明代著名医药学家李时珍在《奇经八脉考》一书中,就提出了“内景隧道,唯返观者能察照之”的观点。认为脏腑内景和经络隧道,必须通过长期研究,只有反观,才能内视。这些观点对现代医学、西医解剖学等方面,都给了我们很大的启示作用。科学如同文化一样,古往今来是息息相通的。中医的整体观和西医的局部观,只要研究分析,从理论到实践,都有坚壁重合之处。过去古人及传统中医对李时珍的这句话的解释,没法被西医认可。刘执玉教授从现代医学角度,重新认识这句话的含义:经络系统是人体内的组织通道系统,当时人们无法看到经络的实质,只有到科学发展到一定时期,回过头来研究才能获得真挚的认识。他认为李时珍先生在近500年前提出经络为隧道系统,已是极其难能可贵,虽然医届也难于解释,一般人更是无法理解。然而我们用现代高科技医学技术,已经认识到这套管道系统是遍及全身的组织通道,位于细胞与细胞、组织与组织、器官与器官之间的淋巴管前组织通道系统,其间充满了流动的经络液。《黄帝内径》经过中医传承研究,已明确总结出,经络“内属脏腑,,外络枝节,沟通内外,贯穿上下”,将人体各部的组织器官联系成一个有机的整体,并籍以运行气血,营养全身,使人体各部分的功能活动保持协调统一。但是西医一直不承认中医“经络”理论,以及近几十年来我们对西医的过分依赖和热捧,这就使得我们本土中医力不从心。“这两年从国家层面上对中医药学和传统医学的大力提倡,并为中医立法,从法律的层面予以肯定,是整个人类社会的福音”。

    再次谈到人体经络,刘执玉教授说,实际上真正仔细考究,“中医是中华民族的根,中国文化则是中华民族的魂”。追踪中医起源应该更早于文字的产生。如中国人从旧石器时代(旧石器晚期距今已有上万年历史)就有医用“砭石”的历史,内蒙古呼和浩特大窑村发掘出的砭石,据考古学家认定已有70万年的历史,砭石是中国古人用来作为“按摩”、“针灸”等治疗筋骨、关节痛疼的“医用工具”。从有真凭实据的出土文物最早的关于经络的记载,才大约有3000年的历史,有关经络的详细论述巨著《内径》的出现,才是我们中华民族经络学的始祖,这是任何人无法否定的事实。然而,与经络学息息相关的淋巴学的发现,仅仅只有大约400年的时间。


               为人类健康谋福祉

    在科学发展日新月异的今天,中华民族的祖先发明的经络系统,会逐渐被世界人民所公认,这是早晚的事。我们的责任是要用中西医结合的观点,尽早、尽快地将我们祖先发明的这一伟大创举推广到世界,让世界人民受益,让世界人民向中国学习经络系统、学习中医,使中医走向世界。这次美国科学家首次以科学家的“新发现器官”报道“中国经络系统”的客观存在,多年来医学届忽略了传统中医与西医的边缘科学研究,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由于经络至今没有中医学者从中西医结合的视角去研究、归纳、总结出经络存在的现代科学依据,尤其是没有给与科学的定义、论述其来源、以及真正结合病症、病理等方面的让西医心服口服的证据。西方医学对中国的经络学说过度的不公认,造成了我们的中医受到冷落与疏忽。实际上也忽视了人体自身的免疫防御系统—经络、淋巴系统的研究;这样一来,在解释人体相关疾病的生理、病理机制方面,不但严重缺乏经络学说的支持,就是由于对淋巴学的研究也严重滞后,也缺乏淋巴学说的支持,这在某种程度上是至今对许多疾病不能够明确解释病因和达不到有效治疗的重要问题之一。我们的研究成果填补了这一领域的空白,为人体许多疾病的预防和治疗,找到了人体自救的有效方法。

    作为医学的学术研究成果最终目的是还是要应用于临床实践,改善和治疗人类的疾病,为人民建康事业服务。在此新概念理论的基础上,刘执玉教授将中医的经络理论结合现代医学的淋巴学理论,与当代化学、物理学、微电子等学科理论结合,引入到中医的经络、西医的淋巴医学领域结合研究,提出全新的“经络淋巴学新学说”,刘执玉教授将这一学说已于2016年写入国家规划教材《系统解剖学》(英文版)第3版的“Lymphatic System”淋巴系统的章节中。这是一部全国供全国高等院校医学类本科、长学制、研究生、留学生双语及全英文教学使用的教科书,经络系统的学说内容也是世界上首次出现在中国国家级教科书中,这也是中国学者对世界医学的重大贡献!其重大意义不言而喻!

    在这方面,刘执玉教授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就萌生了将研究成果普及化、生活化、应用于实践医学的念头。经过多年的不懈探索和反复验证,他发明并生产了“电子负压通络仪”,获得了美国发明专利、中国专利、电子医疗器械欧盟认证。现在,一开始在全国及世界销售为人类服务。他把博大精深的中医经络理论应用到医疗实践中去,把中医抽象的概念用产品和设备佐证,本仪器设备不仅对最常见病症“头痛、失眠、打鼾”有极好的治疗效果,而且,对许多疑难病症如淋巴水肿、肿瘤、糖尿病及心血管病等均有较好的疗效。他正在将经络淋巴学新理论进一步扩大应用于医疗实践,为世界人类谋福祉。刘执玉教授说,”经络淋巴系统实际上是人体的第一大生理系统,他的功能是主导人体的免疫、清洁、修复”。与人体所有疾病的发病机理、疾病发生、发展、治疗、预后,以及亚健康、治未病、治已病以及生命的归宿有关。在此,我们呼吁国内外的媒体,多渠道的宣传我们伟大的中医国粹。不希望我们的老祖宗三千年来一直在研究、应用的学术成果,被他人以“新器官”的发现方式,以取而代之。让祖国博大精深的伟大中医理论誉满全世界,造福全人类。(文/刘艳梅)


文字来源:互联网   图片来源:全秀网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