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投资裘国根

    

裘国根认为,未来两年投资策略有两大支点,一是经济转型,一是制度变革。经济转型和制度变革两者是相通的,但又相互独立,制度变革的目的是为了促进经济社会的转型,制度变革是一种手段,目的是为了促进经济社会的转型。但另一方面又是相对独立的,尤其是在资本市场,制度变革意味着游戏规则的改变.对于经济转型,裘国根认为,经济转型这两年在股票市场中已有充分反映,新兴产业类公司,如创业板的公司表现得不错。不过对经济转型不能狭义理解,应该放到更广阔的范围中去,经济转型不仅代表新兴产业的诞生发展,也包括传统产业的整合、转型与升级,应该是两者并重,比方说在欧美国家,有代表新经济的苹果、谷歌、Facebook,也有代表所谓传统经济的沃尔玛、西门子、汇丰,以及跟行业相关的高盛。相信通过这一次全面深化改革,包括国企改革,中国未来会出现传统行业中很有竞争力的公司。

    裘国根认为,目前与资本市场关系最大的是两个制度变革,一项是股票发行注册制,另一项是人民币资本项目可自由兑换。注册制将改变市场的供求关系,尤其是结构性供求关系。资本市场开放,A股市场则可以融入全球的金融体系.当前市场对经济转型的关注度很高,但是对制度变革的影响预期不足。裘国根提出时间管理中象限的概念,把经济转型和制度变革一个作为横轴,一个作为纵轴,这两条轴分成四个象限,组合中最优的象限是第一象限,即其选择的股票,构建的投资组合,既受益于经济转型,也受益于制度变革。最差的选择是第三象限,它是制度变革和经济转型的输家,这是要极力规避的。

    此外,基于对估值、政策、利率、资产配置、时间周期等因素的分析,裘国根表示,以沪深300为代表的指数出现中级反弹的几率极高。自去年6月底“钱荒”出现以后,无风险利率从去年底到现在一直在下行,拆借、一年期国债收益率都大幅下行,现在很多人说资金比较紧,这恰恰是利率市场化走向深入的标志,现在高风险的企业要去贷款,利率很高,这是正确的,以前不管贷款人的风险大小都是一个利率,那个时候没有市场化,所以无风险利率下行支持反弹。以前理财中很大一块流向固定收益类理财产品,现在房产投资属性的下降和固定收益类理财产品吸引力的下降都利好股市。从时间周期看,裘国根分析,目前市场已经下跌五年,出现一次反弹不过分。大概1849点至2550点这个非常狭窄的区间里也已经有三年。重阳投资认为,今年出现中级反弹的几率高,应该说目前已经初露端倪。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