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里的水墨精神

刘大为

熟悉徐里的人都知道他是地道的学院派,具有深厚的油画基础,创造出众多独具特色的油画作品,取得了突出成就的中国著名画家。徐里执着于绘画中东方美学的意象、趣味和精神,苦心孤诣绘画语言特有品质与精神深度,经过对学术规划的长期求索,这个方向在他的水墨作品愈发清晰体现出来。“用笔千古不易”,徐里常年精研中国书画艺术传统,通过把握和获取笔墨语言的经验,参悟中国水墨的画理,孜孜以求中国水墨画的心象与意境,他又长期研习书法,坚持书法入画的传统,从多种书体中体味不同的笔墨线质和骨力精神。徐里深知绘画需要深厚的文化素养和生活蒙养。因此,他从“画”到“书”,由“书”入“文”,同时并举。他涉猎广泛,爱好文史与哲学,勤勉好学,常常手不释卷。作为职业画家,他曾壮行万里,饱游饫看,文心追寻,状物写生,澄怀内修。徐里曾是大学教员,传道授业之间更知学无止境,艺无止境,他虚心求教前辈和同辈的美术家求教,转益多师,充分吸取有益养分。徐里在基层文联和组联部门工作多年,常常深入民间闾巷,接”地气”吸“土风”,联络服务众多基层艺术家,体会他们的人生百味,学习他们优秀品德和坚韧精神。这些丰富的生活历练常常使他引以为豪。他的视野开阔,胸襟博大,宽厚为人,无不与此有关,并且深刻地影响到他的水墨创作。徐里的水墨创作,既遵守艺术规律,又不墨守成规,在吸收传统精华的同时,求新求变,善于溶治多种创作资源。更为重要的是,徐里重视生活感受,常常有感而发,从生活里汲取最有活力因素,发挥于创作之中,且胸次豁然,胆大从容,敢于用笔纵横快意,用笔常在“粗卤求笔”与“狂怪求理”之间,文心沉雄壮阔,因此有学者称他是“变化万法,熔铸在胸。胆魄为先,纵笔称雄”是有道理的。徐里的大写意水墨反映出他的精神高度和学术深度,他的对事物高度概括和抽象是一种发自我内心的主观表达,是运心象而造境,表达出人生达观的哲思化的意味。他综以早年西藏宗教题材油画中造型的精神意蕴,由书法而参悟的自由率性和豪放骨力,以及近年的意向油画的图式特点,治于一炉,以直觉感性的书写表现形式,突出写意的物象形态和诗意境界,在诸种题材中形成洗练、奇趣的造型特点,由率真挥洒的笔墨和单纯的设色表现出人物的生动,往往是作者得意忘“形”的心印,往往画韵顿现,妙趣横生,意趣兼备。南人北相的徐里,他的水墨作品笔墨精到丰富,有文人和书卷气质,也有赋久历练的气息,既有厚重沉稳气象,又不乏精致巧妙笔法用度,同时也传达出坦荡达观,气力健旺的精神气质,又有些许质拙幽默,些许天成自在,这是在丰富生活经历和苦心经营艺术当中磨练并升华出情绪和感怀,是对人生、对人的精神世界真切而深沉关怀。中国水墨所重视人文精神传统当中,或者它的文化价值,既对艺术品质的高度重视,也对现实生活的深切关注,更有尽心畅神的个体表达和真情流露。因此中国画的学术意义和目标是与人生关怀密切相关,或者以此为旨归,如果设定的学术维度不是以人生关怀为终极目标,那么艺术是无法走的稳健,也无法走的更远,对此,徐里有着更深一层的理解。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