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对美国文化说不之思鉴

 

来源: 中国文化报作者:汪融

  自打20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法国文化部部长雅克·朗为主要代表人物的法国社会党人,试图组织一场全球“抵抗运动”,向美国如火如荼的进口文化“宣战”以来,法国在发展个性鲜明的法兰西文化的进程中,越来越体现出一种对本国文化的自觉与自信。“文化例外”政策的提出以及随之演化而来的“文化多样性”原则,表明了法国反对把文化列入一般性服务贸易和鄙视美国式娱乐化文化的坚决态度。与此同时,法国将对文化遗产的保护放在了国家文化政策的首位,每年安排高额的政府支出,想方设法对内扶持高雅艺术和民族艺术,对外展示法兰西文化的辉煌和成就。雅克·朗那震撼世界的“经济与文化:同样的战斗”的口号,以及其捍卫法国“生活的艺术,不允许一种贫乏的标准化的外来模式强加于我们”的呐喊,至今依然是世界许多国家积极保护本国文化,警惕美国流行文化主导本国文化形态的远方号角。尽管法国的主张遭到了美国激烈的反对,但是却得到了界很多国家的精神认同。更为重要的是,法国的“文化例外”政策切实发挥了作用,帮助法国取得了文化保护的成功,比如成功保护了法国的音像产业,限制了美国的电视节目,为法电影赢得了1/3的国内市场份额。甚至,吕克·贝松等法国著名导演所导演的法国娱乐电影,还势不可挡地大步迈向了国际,出乎意料地赢得了海外票房的巨大成功,其《第五元素》甚至超越了迪斯尼的《钟楼怪人》,深深打动了以美国观众为主的电影观众,挣得6500万美元的海外票房。与中国早年在国际社会提出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是,法国所选择的“文化例外”政策以及其傲视美国文化的强大影响的特立独行,不但让全世界对“有自己态度”的法国刮目相看,也极大地提升了法国在世界上的文化话语权。在法国的积极斡旋之下,200510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以148票对2(美国和以色列反对)4票弃权的压倒多数,通过了《保护文化内容和艺术表现形式多样性国际公约》。这项由法国和加拿大倡议的公约提出了与世贸组织商品贸易不同的文化产品及服务贸易的原则,强调各国有权利“采取它认为合适的措施”来保护自己的文化遗产。法国人敢于挑战美国的愤怒,任凭美国指责公约是“保护主义”的文件,会被用来设置贸易壁垒并对美国电影和流行音乐等文化行业的出口构成障碍,坚持我行我素,因为法国在法兰西文化的发展道路上,已经经过了深思熟虑。每个国家有每个国家的国情,法国人的聪明之处在于,其对本国文化的发展和保护有特别清醒的认识,既知道想要什么,也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而且,其彻底回避了保护本国文化产品商业收益的“俗气”诉求,以保护民族传统文化和世界文化多样性的主张,得道多助。“文化例外”不仅有效阻挡了美国文化的自由占领,而且激发了法国的艺术创造力。从2010年上海世博会法国国家馆关于法国文化的展示中,人们不难发现一个令人惊讶的事实:法国的传统与现代文化都弥漫着扑面而来的时代新意,租金丰厚的蓬皮杜中心权威藏品世界短期巡展,享誉国际舞台的法国摇滚“凤凰”和“空气”组合,技术与感觉俱佳的法国电子音乐,人才济济的法国流行音乐,不断涌出的令人赞叹的法国歌坛新秀……这一切,才有了法国的文化贸易收益全球第四的骄人成,才有了“文化例外”的十足底气。如果说,提出“文化例外”的原因是对“美式文化”垄断地位的一种抗衡反击,是担心像法国这样文化传统成果丰厚的国家“失去叙述自己故事”的能力,成为美国文化的陪衬,那么,由于政策措施调控得当,推行“文化例外”的效果,却使得法国有选择地更加积极地借鉴外国模式,自觉革新自己的文化,在国际化的道路上步伐更大,致使美国人竟开始感到美文化成为法国文化高调发展的陪衬。由此,法国人也用行动给出了“是什么造就了法国文化实力”和“法国文化如何影响世界文化”的参考答案。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